第8章 一脚踹到地上

A+ A-
A+ A-

糖果晶莹剔透,十分少女心,夏乔也忍不住,拿了一颗棒棒糖,剥开糖纸塞在嘴里。

柠檬味的糖果酸酸甜甜。

就在这时,一条人影靠近车窗,响起开车门。

糟糕!

夏乔在心中暗骂自己失神,立刻转身就响想跳窗。

然而她没想到的是,江家的几名保镖发现了,直接冲过来堵在窗边,动作极其迅捷。

身后,传来一个冰冷低沉的冷声。

“呵,敢偷到我头上?”

夏乔转过头,瞳孔中映入一张放大的俊脸。

江慕忻扶着车门,单手挟着一支烟,阳光从他头顶落下,他一手撑在车门上,冷漠的低头看她,半明半暗的阳光勾勒着挺立五官,更显得瑰丽,黑色西服配上同色精致丝质衬衫,宛如夜色的贵公子,强大矜贵,优雅不凡。

淡淡的冷木香扑面而来。

车里的淡香,是他身上的气息。

夏乔仰头望着他,忽然当机立断,咬着棒棒糖,开始装傻。

“糖糖好吃……”

江慕忻俊脸酷寒,浑身散发着低气压,却在看见人后一愣。

是她?

他微怔,顿了顿后,挑挑眉勾唇。

“原来你在这里。”

第一次在小巷见面,她咬他手指,说要吃棒棒糖。

他这次过来,专门替她准备了一箱,给她堵嘴。

夏乔含着棒棒糖,见他的脸色迅速由酷寒变暖,还对自己轻笑了一下,顿时愣了。

第一次见面,他笑什么?

难道真是变态?

她脑中,下意识的闪过好几个念头。

江慕忻虽然在笑,但浑身却透着一股危险气息,尤其是眼神,根本让人看不透。

这是个危险人物,她不能呆在这里!

夏乔摸不清他的底,立刻一倾身,想往他身边钻出去。

江慕忻眼眸一冷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重重按下。

夏乔吃痛挣扎,她被他抓着,掐得胳膊痛。

“放开我!手痛!”

江慕忻松了手,却又用力压着她的肩,牢牢按在车座上,弯腰凑近她耳边。

“别乱动,跟我回家去。”

温热的冷木香气息,扑到夏乔耳垂,她脸颊一红,却在听清他的话后,又愣住了。

他带她回家?

回谁家?

他发现自己的身份了?

江慕忻看她一脸写着‘听不懂’,便直接弯腰把夏乔抱起来,坐进车内。

她智力低,他还是用行动表示。

夏乔脸一烫,立刻挣扎起来。

“别闹。”江慕忻冷斥,铁臂一紧,牢牢把她困在怀里。

这下,夏乔像上了紧箍咒,被勒得根本动不了。

他的衬衣下隐隐透出八块腹肌,应该是练过武,江暮忻力气太大,轻而易举就能禁锢她。

车旁的忠叔松了一口气,忙问。

“江少,要告诉夏总,说找到人了吗?”

夏成于就在身后不远处,只是被保镖阻挡,看不见车上发生了什么事。

江慕忻脸色一冷,低头看了一眼怀里含着棒棒糖的夏乔,狭长凤眼隐隐透出一丝寒意。

她究竟被夏家饿了多久,才上车偷吃糖果?

他漫不经心吩咐,“不用,夏家这么虐待我的新娘,就给夏成于一点苦头吃。告诉他,三天后要是交不出人,要么全家滚出江城,要么留下当乞丐。”

说完,江慕忻拿起那份合同,撕成碎片,往车窗外一抛。

这是夏成于昨天找江家签的,他本打算当聘礼。

忠叔躬身,关上车门,去转告夏成于。

听完管家的话,夏成于脸色发青,再看地上被撕碎的合同碎片,只觉得天都塌了。

他死也想不到,江少要娶小女儿!

那可是全城最尊贵的男人,居然娶傻子!

夏成于悔得肠子都青了,给了自己一巴掌,要是早知道这样,他亲自把夏乔洗干净送到江府!

旁边的孙月茹也脸色难看,气得手指甲掐进掌心。

她精心培养两个女儿,尤其是大女儿夏瑶,就是专门为嫁入江家这样的顶级豪门准备的!

可现在,却竹篮打水一场空!

江慕忻连瑶瑶的照片都不看,直接就娶走那个小白痴!

巨大的挫败感,溢满孙月茹胸口,恨得牙关紧咬。

她一辈子争强好胜,却无论如何都比不过夏乔死去的母亲,现在,她居然连女儿也比不过!

夏婉儿也慌了,连忙爬起来,肿着眼睛对孙月茹哭道。

“妈,怎么办!那个白痴丫头,凭什么嫁给江慕忻……”

“你还有脸说?!”夏成于正积压了满腔怒火,无处发泄,顿时看见夏婉儿就气不打一处来,厉声咆哮:“我早跟你说了别生事,你好大的胆子,背着我把夏乔锁起来!!”

夏婉儿吓得打了个抖,哆嗦道:“爸,我……”

孙月茹见夏成于动了真怒,赶紧替女儿开脱,“成于,婉儿也是怕夏乔犯傻,跑出来胡言乱语,丢了夏家的面子。”

“面子?你看我哪还有面子?”可夏成于这次却不卖帐,反过来狠狠厉斥:“你究竟怎么管教女儿!现在惹怒江少,我的合同没了,今后你们也别想跟着好过!”

明明摆在眼前的合同,现在被江慕忻直接撕了,还放话三天交不出人,就要收拾他。

夏成于急火攻心,浑身暴躁!

他瞪了夏婉儿一眼,气不打一处来,一脚把她踹到地上。

夏婉儿瘫坐在地,连哭都不敢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