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好狠的心

A+ A-
A+ A-

有了主心骨,几个医生迅速动作起来,有条不紊的进行伤口切割缝合。

手术做完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,秦筝后背被汗水打的湿透,刚推开手术室的门就看见匆匆赶来的男人。

明亮宽阔的走廊里,他一身格纹衬衫,皮肤白皙,锁骨明显又漂亮,只是那张立体的五官冰冷扭曲又愤怒。

是她名义上所谓的丈夫,世交江叔叔的独子。

江凌寒将手中的手术书“啪”的甩在她身上,一脸怒意的盯着她,“就因为依依怀了我的孩子,你就要以这种方式报复她,打掉她的孩子,摘除子宫吗?你这个蛇蝎毒妇!”

秦筝摘下口罩,即便是素颜,五官也依旧明媚动人,多情的桃花眼此刻冷漠如霜,“你难道不解释解释什么时候跟我妹妹搞在一起的吗?婚内出轨你还挺有面儿?”

她冷嘲,“你搞大了人家的肚子为什么不好好陪着,还让人出了车祸?手术都做完了才赶过来,谁给你的脸质问我?”

几句话将他激的双目冲火,江凌寒紧绷着脸色,咬牙切齿的瞪着她,“依依她至少比你干净!婚前就和我弟弟搞在一起,如果不是婚约,你以为我愿意娶你这么个破鞋吗!”

秦筝唇角勾起冷冽的弧度。

如果不是母亲病逝,父亲不慎坠楼变成植物人,她又为了父亲一心从医,以至家族企业无人照管,她是绝不会因为江叔叔的几句劝说决定家族联姻的。

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,即便哪天离婚了,她也无所谓。

“你婚内出轨,我婚前失贞,江凌寒,谁也不比谁高贵,收起你那副冠冕堂皇的样子。”

江凌寒顿时怒不可遏,“你少给我扯东扯西,依依的事,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!”

本就疲惫的秦筝在听到这些话后,轻嗤一声,敷衍淡漠的目光扫了他一眼,转身就要走。

她做事从来不屑于解释,他爱怎么想怎么想。

江凌寒一把扯住她的手腕,力道又重又狠,“谁允许你走了?”

秦筝神色阴沉的睨了他一眼,“放手。”

“你今天不给我解释清楚,你就别想走!”他脸色黑的跟煤炭似的,额头青筋暴起。

“我犯得着跟你解释?你算什么东西?”

秦筝眸色寒凉,甩手就要走却被他强行堵住去路,大掌紧攥住她两只手腕。

男人天生的大力让她难以挣脱,秦筝心口升腾起几分怒意,“滚开。”

她奋力挣扎却十分艰难,加上体力本就有些吃不消,这会儿就更不是江凌寒的对手。

心中冷意一凝,她猛地咬住他的腕骨,毫不留情,又狠又快。

“你这个疯女人!”

江凌寒吃痛,猛地甩手。

秦筝被大力掼出去,直直往后跌。

眼见着就要撞到墙角,一道沉稳有力的手臂一下子将她拉住,她身子条件性一歪,直直跌入一个宽厚结实的怀抱。

秦筝迅疾抬头。

男人轮廓分明,棱角线条清晰遒劲,狭长的双眸内勾外翘,三分疏离七分阴寒,唇鼻巧夺天工。

秦筝眼睫一颤,这双眼睛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

不等她反应过来,男人已经收回手。

“堂堂一个男人竟然对女人动手?”

低沉磁性的嗓音如同利剑,话意尖锐讽刺。

江凌寒瞬间僵住。

眼前人不是别人,是司家最年轻的掌权人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