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还真是邋遢的女人

A+ A-
A+ A-

甄小玉冷眼看向他,说道:“钟秀才当初娶我的时候,也是奔着我老宅里的藏书来的吧。”

“当朝老太傅的藏书,可见多诱人,可惜,娶我一个月了,才发现这老宅不在我手上,在二爷手上去了,就失望了。”

“自打我进门后,你就借口去县学读书,一个月只回来了一趟,这一个月里,你这家徒四壁的茅屋里,连口水都没有,更不用说柴米油盐了。”

“我从小在甄家长大,初嫁为人妇,什么也不懂,要怎么活下去,这不都是你逼迫的么。”

事实上,他们根本没有圆房,娶她入门的那一夜,钟伟就住在了东屋,她住在了西屋,之后见过一面,是上一次偷菜干被打。

再见便是眼下这一次,也就是说,这个人早就知道她是一无是处,也没有文化,甚至根本没有有将她当妻子,只是图那些藏书而已。

果然甄小玉的话猜中了钟伟的心思,秀才公的脸气红了,瞧着这是要再打她么,手都握成拳了,可惜她不再是软弱无能的前身,并不怕他。

“你可想好了,你再敢打我试试,我不但要去县学里闹,还说你娶我是图我家的藏书,现在写休书,是因为你外面有女人。”

甄小玉故意这么说,想警告他,没想她一说到外头有女人时,钟伟明显的面色动容,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她。

难不成他真的外头有女人?

凭着甄小玉这么些年做生意的观察术,立即就着这问题威胁,“我知道读书郎都注重名声,你这么休了我,人家只会怀疑我对不住你钟家,好名声都是你的。”

“可我没有错,我偷吃是因为你这个男人不养妻子,你无能,你拿钱养外头的女人去了。”

毕竟刚才这些人抱着他的墨宝都那么高兴,可见他是有赚钱能力的。

不过这些话后,钟伟似乎冷静下来,没有先前的失态,但他的眼神里还有极度的厌恶,冷着脸咬着牙问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我不可能再与你生活在一起。”

谁要和他生活在一起,真晦气。

“可以和离,这茅屋我也要暂时的住着。”

甄小玉利落的开口,却与前身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,她太干脆了,以至于令钟伟还提防起来。

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她,问道:“你真的愿意和离?”

为什么不可以,前身也没有说不愿意,不过前身那懒样,显然是不愿意的,毕竟甄家已经将她嫁出去,不可能真像回娘家一样住着的,她已经没了父母,连唯一亲的姐姐也失踪了。

钟伟再次确定,脸上甚至露出一丝窃喜,甄小玉最见不过这种在外装君子,在家是小人的人。

很快钟伟将休书撕毁,重新写下和离书,这一次甄小玉不信他念的,她要亲自看,刚才摆着的休书,她只是瞥了一眼,她发现自己是认得这时代的字,隶书繁体,就是不会写罢了。

钟伟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,见她真的看得认真,他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:“你识字?”

甄不玉目光淡淡地掀眸看了他一眼,接着看和离书,字的确写得好,交代的也清楚,看来真是迫不及待要与她划清界限了。

“成,和离书我收下了,以后我们没有半点关系,你回你的县学,我先借住这茅屋一些日子,等我寻到门路,能生存了,绝不会再占用这茅屋。”

甄小玉干脆的话语简直是变了一个人,钟伟心里疑惑不解,但更多的是想着终于摆脱了这懒妇。

他满意的转身要走,临走时不忘叮嘱,“我不管你是真的识字还是假的识字,我还是提醒你一句,和离书上写的清楚,要是你再行偷窃之事,我就写下休书,并公之于众。”

“你若去县学里闹,我也只好将这事如实告诉教谕,你也告发不了我什么,你一个白丁,岂能与我有功名在身的斗。”

钟伟那恶狠狠的带着警告的眼神,令甄小玉下意识的身子颤抖了一下,心头憋着一口难以下咽的郁气像要迸发,可见前身明显受过他的威胁,刻入了骨子里的惧怕。

钟伟看到她这害怕的样子,到底是恢复了以前的模样,也觉得能拿捏到她,终于松了口气。

甄小玉压下前身留下的恐惧本能,令自己冷静下来,沉声道:“等等,你还欠她一个巴掌。”

不待钟伟反应过来,练过跆拳道的甄小玉猝不及防的甩了钟伟一个耳光,“啪”的一声响,屋里顿时静下来。

钟伟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她,竟然有人敢打秀才公,他可是有功名在身的人。

然而甄小玉甩了甩被揪痛的手掌,松了一口郁气,她能感觉到前身的怨念都少了,这才开口说道:“以后记好了,别随便打女人,女人也不是这么好惹的,上次偷野菜干被打,你还真不是个男人。”

钟伟看着眼前如此厉害的女人,咬牙切齿,一甩袖子,转身出去了。

人走了,屋里安静了,甄小玉只感觉身子轻飘飘的,饿得有些头昏眼花,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胸,倒是这儿有一团鼓起,再瘦也没有把这儿给瘦下去,十七岁的少女,发育的还不错呢。

在板凳上坐了好一会儿,甄小玉才恢复一丝力气起身,颤着身子从歪了的门框处出来,就看到落败的院里。

许是下了一场秋雨,对天的院里已经满是泞泥,而简陋的廊下是什么也没有,先前墙角的鸡毛还在,却是乱七八糟的散落一地,地上还透着一股血腥臭味。

等甄小玉走入厨房,她差一点儿呕吐出来,里头臭得不行,不知道多久没有收拾,先前做的吃食是怎么胡乱吃下去的,简直不敢想象。

甄小玉没法,只好翻了一块破布系在鼻子下,这才开始收拾厨房。

看着凌乱不堪的厨房终于收拾干净,发臭的碗筷全部泡水洗干净,这会儿从地上起身的甄小玉只感觉头晕目眩,肚子咕噜直响。

看着空了的粮缸,她将目光移向悬梁上的菜干。

搬来那张陈旧的板凳,好不容易在梁上取下了菜干,好在这东西还透着一股野菜的香气。

看着墙角剩下的一小把柴禾,她省着点儿能做上一顿饭出来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