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穿越送空间,将军请过招

A+ A-
A+ A-

“恭喜宿主激活银匙空间。”

青丝帐内。

程夕荷只觉自己好似火烤一般灼热,有万只蚂蚁在啃食她的身体。

好痛!要是有麻药就好了。

“好的,成功添加药物灵泉。”

什么声音?

程夕荷喉咙发紧,分分钟要窒息的她,被脑中声音惊醒。

她猛喘一口气,睁开眼睛。

映入眼帘的是,檀木大床,青萝丝帐,闪烁红烛。

还有一个男人掐着她的脖子,说:“你这张脸,看几次都叫我恶心。”

一边说着,一边把她的脸狠狠往上抬。

怎么回事?

她不是前往救援,飞机坠毁死了吗?

突然,原主的记忆与她重合。

穿越了!

她可是医学全能,部队公认的搏斗战神,如此羞辱让她羞愤难当。

程夕荷用修长的指甲划过男人手臂,说:“疼死我了。”

说完,抬腿朝着男人踹去,反手抓住其手腕,借力起身,将男人双手扣在其背后。

不料,用力过猛,只听“嘎嘣”一声,她手臂的骨头,断了!

她的举动激怒了男人,随之而来的一巴掌,直接将她甩到地上。

猛烈的疼痛,霎时间席卷而来。

跪坐地上的她,这才发现,骨瘦如柴的身体上,布满了伤痕。

男人一声暴怒:“来人。”

紧接着,程夕荷看见一个穿着淡绿色衣服,长的乖巧玲珑的丫头,满眼怜惜的跑进来,拾起地上衣物,披在她的身上。

男人怒喝:“带她滚出去。”

在丫头的搀扶下,遍体鳞伤的程夕荷,昏昏沉沉的,唯有踉跄的跟着丫头前行。

——

南厢阁内。

程夕荷泡在浴桶中。

从记忆中得知。

男人叫魏南谦,是护国大将军之子。

身为恒王之女的原主,和魏南谦是相互爱慕的青梅竹马。

二人成婚后的第三年,程夕荷生辰当天,她父亲恒王,率兵屠杀魏家满门,唯独留了魏南谦一命。

一夜之间,酿成了两家的悲剧。

自此之后,原主在将军府人见人欺,饱受折磨,生不如死,唯有陪嫁丫头巧菊,对她不离不弃。

今晚,原主事先服了毒药,才会死在床上!

突然。

热水刺痛了程夕荷的伤口。

“疼。”

巧菊心疼的说:“夫人,这药治疗外伤最好了,您忍一忍。”

说完,疼惜中带着愤怒:“看着将军对您夜夜如此,奴婢真是痛心极了”

程夕荷还沉浸在思绪中,并未回应。

巧菊细心的给她擦拭伤口,继而说:“夫人,行囊奴婢收拾好了,鸡鸣时分,咱们一起走,您不要让奴婢一个人先走了。”

程夕荷回过神来。

想来,原主这是明知魏南谦恨意强烈,不可能放她走,故意让巧菊先走,自己再去寻死。

如今她来了,要光明正大的走。

还要让魏南谦尝一尝被羞辱的痛苦。

“东西先放着吧,回头再说。”

“奴婢知道了。”巧菊低头,奇怪的问:“夫人,奴婢怎么从来没见过您脖子上的项链啊?”

程夕荷这才低头瞧去。

看着贴服在胸前的银色钥匙,想起脑海中的声音。

那不是幻觉?

她从浴桶中站起,穿好衣服后,差遣了巧菊出去。

摘下脖子上的项链,带着大胆的想法,走到门前。

果真,如同所想,打开门后是另一个空间。

空间中央是被无尽鲜花包裹着的,湖水般大小的药物灵泉,四周上面漂浮的架子,放着各式各样的小型医疗工具。

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

程夕荷在空间呆了一个晚上。

次日。

得知魏南谦北下。

她便在这段时间锻炼和治疗自身,将所需的物品整理出来,为了方便,装在特意找裁缝做好的腰带中。

还发现。

只要用钥匙打开任何一扇门,都可以进入空间。

七日后。

魏南谦回府。

夜晚。

从收到去伺候魏南谦的消息,巧菊就一脸愁容。

她担忧道:“这些日子,夫人的伤好不容易好了许多,今晚过后,又不知道会添多少新伤。”

近来。

程夕荷知道巧菊发现了她的变化,但从不开口问。

她温柔说:“不用担心。”

巧菊反过来抓住她的手。

“夫人,奴婢会一直守在外面,要是您扛不住,就喊,咱们跑。”信誓旦旦又道,“就算奴婢死了,也要护着您离开这里。”

程夕荷难得忍不住笑意。

用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,笑道:“傻丫头,小脑袋瓜瞎想什么呢?”

门外响起声音。

“夫人,将军催了,您好了吗?”

程夕荷心想:这是怎样一个禽兽将军?刚回来就控制不住自己了?

今晚她就让魏南谦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。

起身出门。

到了正房。

程夕荷推门而入。

剑眉星目,英气俊郎的魏南谦,仅穿着睡裤坐在床上,小麦色皮肤的厚实胸膛,肆无忌惮的展现在空气中,流水线般的身材,若痴女看见,定会流口水。

对于整天除了面对尸体,就是伤残的程夕荷来说,这样的男性魅力,很是养眼。

见来人愣着。

魏南谦双眼眯成一条缝,寒气逼人。

不耐烦道:“怎么?几日不见,规矩都忘了吗?难道还需要我教你怎么做?”

程夕荷见惯了生死战场,根本不惧。

说实话,她枯燥半生,内心深处也住着一个少女,也想像八卦女人那样,好好舔舔颜。

放着眼前一个大美男,不撩白不撩。

她迈着不熟悉的猫步凑上前去,坐在魏南谦的怀里,双手环绕他的脖子,柔软的指尖滑过他的鼻梁。

语气调节到极限温柔,说:“夫君,你对我客气点。否则以后你求我的时候,别怪我没提醒过你。”

魏南谦顿时察觉,眼前人不仅一改常态,空洞的眼睛里也有了光。

全身透露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自信和淡定,眼底深处更是沉着一丝男人的钢韧。

引发了他的兴趣。

他勾起程夕荷的下巴,扬起嘴角讥讽道:“看来你想要玩点新鲜的?”

说完,一用力,便将程夕荷拉到距离自己几毫米之内,快速摘下她头上发簪,缓缓朝着她的后脖颈移动。

威迫感袭来。

程夕荷丝毫不惧对方的威慑力。

甚至想和他过过招。

程夕荷从容的抓住对方的手腕,力道加重,勾起邪魅笑容,说:“你会求我的。”

魏南谦拿着发簪的手一转,发簪尖锐处,直抵对方后脖颈。

手腕用力,嘴角倾斜。

“是吗?”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